首 页 >> 乡村小野医 陈光
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
作者:卜呐呐
目 录
    大结局

    人修和妖修的混战,说是让天地变色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天地五行十分混乱,狂风平地而起,风中席卷了树木砖瓦,灰蒙蒙地笼罩着整个莲花村。头顶的雷云从未消散,反而随着战争的越发激烈而变得愈加阴沉,夕阳早被黑暗吞噬,天色全部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夜晚,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这里的异样惊扰了市中心的居民。人们惶恐地望着窗外,疑惑刚刚还是艳阳高照,现在却这么快变了天,头顶的灯一闪一闪的,电压似乎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李娟有点胆怯地往陈大山的身边凑了凑,瑟缩成一团,明明天气还很热,她却感到手脚冰凉,好像这寒意不是来自外界,而是自心底涌出的,将她全身的血液冻得麻木,以至于血流不畅,使她脸色发白,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愕然与惊恐:“还不到下午两点,天怎么黑这么快?”

    陈大山心里的紧张与不安一点也不比她少,但他还

    不得不将这份不安埋在心底,他伸手揽住李娟,越搂越紧,似乎这样能给她带来安全感,也能降低一分自己心中的恐惧:“没事,可能只是要下雨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没来得及砸在脚面上,屋里的电路就嗤嗤作响,几秒钟后,屋里就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这一刻安静极了,但是这种安静只能放大人心中的惧意,陈晓婷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,还夹杂着一丝哭腔:“爸,妈,我怕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彻底将两人的心理防线击溃,陈大山一左一右搂紧了这对母子,企图用自己颤颤巍巍的话安慰她们,结果反倒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陈晓婷吓得放声大哭,不停问“哥在哪里,哥会不会有事”。

    恐惧笼罩了屋里的一家三口,也笼罩着整个南阳市。

    满地的断肢残骸,血流成河,尸堆成山,这个与世无争的小村子,此刻像是炼狱一般,无数妖修前仆后

    继,飞蛾扑火般奔向强大的人修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知道他们根本不是这些人修的对手,但依然勇往直前,因为他们知道,只要妖修赢得这场胜利,他们就能够得永生,死,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再是谈及色变的事了,他们甚至心里还隐约有着变态的渴望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人修都是玄界的精英,但却依然架不住妖多势众,不久就有位真人败下阵来,被一群猛虎下山似的妖修撕成碎片,成了他们肚子里的食物。

    这更加触发了那群妖的血性,他们攻击得更猛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四方杀阵已经初步布置完成,守绪和延宗代替陈光暂守住一方阵脚,天水阁的阁主代替聂瑾守住另一个阵脚,当然,这草草布置的四方杀阵,威力比不上正宗的四方杀阵的十分之一,但好在他们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,只希望能多坚持一点,再多坚持一点。

    四方杀阵的威力让四凶不得不加以重视,就在它们一走神的时候,应龙突然怒吼一声,狠狠一甩尾巴,

    将趴在自己身体两侧的混沌和梼杌甩飞出去,飞去的方向正是四方杀阵的阵心。

    下方的人修和神兽趁机迅速利用阵法将二者困入其中,好生痛打落水狗一番。

    应龙一扇翅膀,飞上半空,甩掉了瞎了眼的饕餮。但穷奇却依然对他穷追不舍,尖利的爪牙嵌入他的身体,贪婪地生吃他身上的血肉。

    林云溪强忍疼痛,直直飞上云端。

    穷奇满嘴滴血地狞笑道:“成了妖皇的龙味道就是不一样,你可比你的父母好吃多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隐忍着的应龙忽然一扭硕大的龙头,巨大的龙眼中满是寒意,他趁穷奇低头啃自己肉的时候,猛地转头一口咬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穷奇大惊失色,松开了嘴,龙头使劲一甩,将穷奇生生拽离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穷奇的四爪一直是嵌在他的皮肉中的,这样暴力拉拽,连带着拽下了自己身上的几块肉,但应龙连哼都没哼一声。

    金光一闪,巨龙变成人形。林云溪身穿华丽的金色道服,眉宇间充斥着阴郁和仇恨,俊朗的逼人。

    但他的后背却是血淋淋的一片,皮肉翻卷着暴露在空气中,滴答滴答留下的鲜血汇成一条小河,他的脸色更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林云溪手里握着金色的打妖鞭,声音沙哑得仿佛砂纸磨在墙面上:"杀父杀母之仇,不共戴天,血债血偿!"

    他忽然向前一跃,将手中的打妖鞭甩的呼呼作响,穷奇的体积太庞大,躲避不及时,挨了打好几鞭,打得他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天边突然降下一道巨雷,生生将二者隔开,似乎是有意阻止。

    穷奇突然放声大笑:"就算你变成应龙,成了妖皇又怎样,天道现在还是向着我们的,有它的偏爱,你怎会是我们的对手!我劝你…"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天上的浓云就毫无征兆地自动散开,像是特意为什么打开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透过浓云缝隙照进来的金芒明亮得刺眼,所有人和妖都忍不住抬头向上看,金光中有两个 人影。

    延宗突然激动地大叫起来:"是陈光,我徒弟,他回来了!"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 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,他们坚持了这么久,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,陈光和他的徒弟终于回来了,四象杀阵可以正常布置了,人类有救了。

    陈光和聂瑾在人修的眼中就像是来普度众生的天神,但在妖修眼中,那就是索命的恶鬼。

    四凶反应过来后,不约而同地朝两人攻击过来,妄图趁他们没布置成四象杀阵之前,杀掉这两个布阵的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人修们早就知道他们会打这个主意,十分默契地用不要命的架势挡住妖兽的攻击,他们发起狠来连自己都怕,为了保护陈光两人全都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他们等了一万年,等的就是现在,怎么可能在这紧要关头出乱子?

    陈光和聂瑾降到地面,林云溪也跟着落下来。四象杀阵的布置方法是刻在上古四大神兽的血脉中的,根本不需要刻意排练,只要觉醒了记忆就能顺利布置完成。

    聂瑾是上古大神女娲的后人,也知道该怎么做,她和陈光各守住一方阵脚,白虎和玄武守住另外两方阵脚,林云溪守住土属性的阵心,众人合力在四方杀阵的基础上,将阵法升级为五方杀阵,阵法布成的那一瞬间,天地间的五行再度回归正常,并为他们所用。

    霎时间风云突变,妖兽们感受到这个阵法带给他们的毁灭之感,各个吓得抱头鼠窜,四凶来不及应对人修的攻击,朝四个方向逃跑。

    守绪冷哼一声,咬破中指,将血滴在自己的本命剑上,动用血祭的力量阻止四凶奔逃。

    延宗和扶苏二话不说都学着掌门的样子,以血祭剑,使出自己最强大的禁术,困住逃跑的四凶。

    唯有穷奇没有受到阻拦,但却依然没有逃出五方杀阵的束缚,被一道光束重新打回到原地。

    他口吐鲜血,不甘地瞪着布置阵法的几人,目光像是刀子一样,刻薄阴险地在他们的身上搜刮,恨不得用眼神将他们凌迟。

    "乾三连,坤六断,震仰盂,艮覆碗,离中虚,坎中满

    兑上缺,巽下断。金木水火土,五行杀无形。"

    五道不同颜色的五行之气从布阵的两人三神兽头顶汇聚而出,飘到上空汇聚成一把如山大的五行之剑,充斥着不可抗拒的自然之力,其耀眼的光芒将雷电的光芒都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云溪睁这着一双带着血色的金瞳,冷冷地盯着穷奇:"你们,全都得死!"

    穷奇不甘地咆哮一声,他不甘心,为了壮大妖族,他谋划了几万年,更是蛰伏了一万年,他已经失败了一次,他不能再失败第二次,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等下去了,到时候天道是不会再向着他们邪妖了,这是他唯一的机会,就是现在。

    这次若是失败了,他还不如去死。

    穷奇身上的毛发逐渐变成血色,身形也逐渐暴长,变得如山般极具压迫感,他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其他三个凶兽,忽然,在谁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张开大嘴吞吃了梼杌饕餮和混沌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不仅将妖修弄懵了,连人修也震惊了。

    吞噬了三凶兽后,穷奇的修为明显增加,并且无比狂躁。

    他看着头顶上砍下来的五行之剑,大吼一声,昂头用头上的角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灵气剧烈震荡,天空被巨大的冲击力撕开了一条口子。

    穷奇到底还是没能成功,他被五行之剑劈成两半,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,连带着被他吞噬掉的其他三凶。

    这四个难缠的家伙死了,剩下的一群小喽啰很快就被收拾干净,这次大战中,人修获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但林云溪依然觉得不开心,即便他已经为父母和族人报了仇,但他们却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,报仇,也

    只不过是残存在他胸中的最后一丝执念罢了。

    天降甘霖,这场大战之震撼,将天空撕开一道缝隙,玄界的灵气从这道缝隙流到了世俗界,从此之后,世俗界不再灵气稀薄,玄界的灵气再也没有那么充裕,一切都得到了一种诡异的平衡。

    陈光知道,天道是永远不可战胜的,因为世间万物想要生存,就离不开平衡二字,而他也终于明白,其实天道就是平衡,他们谁都拜托不掉,更消灭不掉。

    大雨接连下了七七四十九天,但却并没有造成灾害,仿佛这场甘霖只是为了弥补。

    莲花村虽然已经不再尸横遍野,但那怎么也散步去的血腥味却无时无刻不充斥在陈光的鼻尖,熏的他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他不打算在这里住下去了,好在政府也终于长眼了,收购了莲花村的土地,用于农作,而莲花村的村民则被安排进县城的一个小区,大家依然住在一起,只不过日子都变好了,住进了一直想住的楼房。

    师傅老头他们和白虎玄武重新回到玄界,陈光却留

    在世俗界,毕竟他出生于这里,这里有他所有的羁绊与牵挂。

    作为女娲的后人,聂瑾继承了女娲的工作——补天。

    她将那颗伴随着她出生的补天石炼化成石浆,补上了天上的裂缝 ,但女娲石毕竟只有一块,石浆太过单薄,即使勉强补上了,依然透光,像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一样能隐约透过其中看到在玄界活动的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后来为什么有人经常能再天上看到"神人"的原因,只不过对于这种异象,人们总能找到貌似科学合理的解释,例如海市蜃楼。

    即便有人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,那些自诩无神主义者依然会用三寸不烂之舌将此人的思想纠正过来,极力宣传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思想。

    田小凤被救回来了,四凶死后,她身上的禁制就自动解除了,是凡逸和常乐帮忙找到的。

    自从那场大战之后,林云溪就消失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在留在了世俗界还是

    回到了玄界。

    只是出海的人经常能在海上看到异象,有人偶尔能碰上一条金色的巨龙,但每次都是一闪而逝,让人误认为是幻觉。

    十年后,陈光坐在莲花村的后山山顶,怀里抱着一个扎着两个冲天小辫的小女孩。小女孩伸着两只小小的胳膊勾住他弯下的脖子,指着天边,用甜甜软软的声音问他:"爸爸,那里为什么有人啊,是谁住在那里?"

    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陈光看到了被夕阳染红的半边天,天空中有人影走动,那里正是聂瑾补天之处。

    一个略微有些矮胖的人影定格在那里,似乎是在打量他们。

    陈光温柔地笑了笑,朝着天边的人影招招手:"住在那里的,是你的师祖啊。"

    "可是,什么是师祖呢?"小女孩一脸费解。

    聂瑾从两人身后走过来,坐在陈光的另一侧,伸手将女儿抱过来低头柔声道:"师祖就是爸爸的师傅啊

    。"

    小女孩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问:"爸爸是什么人啊,竟然还有师傅?"

    聂瑾的眸中暗含着柔情似水的秋波,深深地和陈光对视一眼,两人的脸上皆露出甜蜜的笑容。

    "爸爸啊,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。"

    "有多厉害呢?"

    "能把天戳个窟窿那么厉害。"

    "那妈妈呢?妈妈也厉害吗?"

    "对啊,妈妈也很厉害,妈妈有能把天上的窟窿补上那么厉害。"

    全书完。

爱小说书城

 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0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9-2020 www.ilove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