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> 都市之镇国战神
第300章 机会只有一次
作者:舔盒狂魔
目 录
    一场斗狗,一条命。

    筹码,却是罗云霞这条眼镜蛇的命。

    罗越在这一刻,再也不复最先的淡定自若的姿态,脸色变得极为阴沉。

    林霄正襟危坐,在桌上摆放了茶几,很优雅的端起茶杯,给自己到了一杯茶,一举一动都极有讲究。

    小珉一口茶水后,这才说道:“罗家主,你赢了我,我放了你夫人,你输了,罗夫人这条命,就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这是不是很公平?”

    罗越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那扎马枪无敌的梁君,几乎是瞬间,手上就浮现出了一把七寸开外的扎马抢,枪尖寒芒闪烁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气势也是徒然一变,一股危险的气息在他身上流转。

    那双有些狭长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徐昊。

    很显然,只要被他找到机会,绝对会拿起手中这把长枪抛去,给予最为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徐昊一脸冷笑,手中的匕首抵住眼镜蛇罗云霞,让她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一个不留意,这条命,就此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两方剑拔虏张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罗越最终艰难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不傻,已经看出来了,这个年轻人是真的要准备破罐子破摔,来一场硬碰硬。

    罗云霞是他夫人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来说,到了他这个级别,其实早就变得凉薄了起来,死几个人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就算是死了自己子女,内心都不会浮现出来什么涟漪。

    可,罗云霞不一样,不止是他夫人,更是贵人。

    那一年老爷子去世,他的三弟率先对他动手,如果不是那临江的老爷子出面,他可能早就死了,根本不可能反杀三弟。

    其中,除了他自己本身的那份狠戾手段。

    还少不了这位夫人的出谋划策,钱财支撑,各方面可谓是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可以这样说,没有罗云霞,就没有他如今的罗越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罗越又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霄饶有兴趣的问道,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你得放了我夫人,当然,不是说让你现在放人,只是让你手下,把刀放下。”

    罗越在说这话的时候,那双眸子中闪过一丝阴冷,还有那么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这些,无一例外都被林霄捕捉到。

    林霄微微一笑,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下。

    罗越不动声色的与身后的那位跟随了自己多年的管家互相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几乎是刹那间,手中的长枪不动声色的握紧,那双狭长眸子死死的盯着徐昊,大有一种,一触即发的感觉。

    徐昊抵在罗云霞脖子上的匕首,开始缓缓褪下。

    可是,在匕首放下来的瞬间,他那张坚韧面容,却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罗越看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就在匕首放下来的瞬间。

    一直蓄势待发的梁君刹那间,扎马抢从手中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很意外。

    他没有朝着最有威胁的徐昊,而是对着全程云淡风轻,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的林霄扎去。

    罗越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一场攻心战,故意流露出来破绽,让这年轻人知道,他的目标其实是他手下。

    可,其实至始至终,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你林霄,这条五年前的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他坚信。

    这一击,可以让这年轻人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这么认为,出手的梁君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十岁跟自己父亲学习扎马枪,已经三十几个年头了,一手扎马枪所向披靡,在华南一带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谁敢小觑他手中的那柄扎马抢?

    所以,林霄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然,事实却超出了他们意料之外,甚至只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扎马抢速度其快,带着破空声,威力无比巨大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认为林霄必死无疑时。

    扎马抢,在离林霄只有三公分时,被他轻而易举捏住了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捏住就算了。

    居然只是用右手的食指跟中指,就这么简简单单的,云淡风轻的夹在指尖中。

    罗越:“...”

    梁君:“…”

    “二当家,这就是你的手段?”

    林霄捏住扎马枪,微微一用力。

   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扎马枪突然渐渐的开始破碎,一点一滴的瓦解,最终化为碎片,缓缓的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罗越:“...”

    罗越只看的瞠目结舌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心有震惊。

    久久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这,还是人吗?

    这手段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?

    梁君是属于最为震惊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有多大的实力,自己清楚,一身扎马抢,在这个天下,基本没几个可以接下,更别说像如今林霄这般轻轻松松了。

    可,事实是,这个年轻人却是真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,全程云淡风轻,毫无波澜,仿佛就像一个普通的小玩具一般,没有任何的威胁力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一时间,他脑海中浮现出来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咕噜!

    罗越狠狠的咽了口口水,有点口干舌燥,张了张嘴,想说点什么,可最终,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以城待人,二当家却想置我于死地,这就是你的诚意?”

    林霄眼神一凝,直视罗越,让后者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是他许久未成拥有的,就仿佛死亡正笼罩在他头顶,随时便会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把他杀了,这件事情就此翻篇,赌注继续,如何?”

    林霄没给罗越解释的机会,伸出手指了指梁君,玩味的笑道。

    罗越:“...”

    “林霄这件事是我不对,我可以给你道歉,可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林霄从腰间掏出一炳匕首,直接扔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今日,不杀了他那位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管家,无法善了。

    “林霄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罗越怒了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的罗家二把手,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窝囊气?

    什么时候,这么狼狈过?

    什么时候,对一个年轻后生如此委曲求全过?

    可,如今林霄居然要让自己杀跟随自己多年,早就被他当做朋友、兄弟的管家。

    他如何做得到?

    “机会只有一次,错过了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,林霄点燃一跟烟,靠在沙发上,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徐昊再一次架住,早就吓得诚惶诚恐的罗云霞,锋利冰冷的匕首再度架在了她脖颈上。

    罗云霞:“....”

爱小说书城

 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0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9-2020 www.ilovetxt.com